Exodus前主唱ROB DUKES與武漢肺炎戰鬥:"這是我一生中經歷過最病的一次" – 陰府門Pub Metal Shop
Due to the worldwide Corona pandemia there are now restrictions for certain countries,to Customer from outside of Taiwan CLICK HERE
icon-search
icon-search

Exodus前主唱ROB DUKES與武漢肺炎戰鬥:"這是我一生中經歷過最病的一次"

EXODUS前主唱Rob Dukes表示,他在檢測出武漢肺炎病毒(COVID-19)為陽性後康復。

Rob Dukes曾在EXODUS待過9年的時間,他認為是在3月1日參加了Overkill在鳳凰城的演唱會後感染上的。

“我到了醫院,但只待了12個小時” “然後我在家中隔離了兩個星期,並服用了類固醇和其他藥物,以防止我患上肺炎,這就是我所做的。我待了幾週,我的支氣管炎真的很糟糕,我咳嗽得厲害,以至於傷了我的胸口,我的喉嚨全都像被撕裂–我咳到有血,無法入睡,頭痛了一個星期、發燒,然後我一直喝很多水,喝了一大噸水。很難用食,但後來我好起來,我就開始哭了,那之後我大概胖了5公斤。

Rob Dukes說,他的肺部發炎到讓他呼吸困難。

他說:“有一次我在洗澡,我不得不躺下。 我洗了個涼澡,試圖讓自己的身體涼下來,然後我就去躺在床上,然後又躺在沙發上……我把無線耳機放在車裡,我想去車上找它,然後我走了大約15公尺,等我從車子回來時,我不得不躺下一個小時,因為我太累了。 "

他補充說:“武漢肺炎病毒(COVID-19)的作用是進入肺部,使人窒息死亡。” 這肯定是一種痛苦的死亡方式,因為僅僅走6~9公尺,就無法完全呼吸並且氣喘,這真的殘酷。

他說:“我病了很多次。這是我一生中最病的一次,這完全使人虛脫”

當被問及他是否確認知道他在何處感染上病毒時,ROB DUKES說:“我在3月1日(星期日)去看OVERKILL,到3月5日我就開始不舒服。我去找Bobby(Overkill主唱),跟他出去走走一下,看一下人群,那時候並沒有怎樣,只是新聞上在報導而已,根本沒有人真正談論它,足以讓我可以思考這件事的嚴重性。“也許我不應該去看演唱會 。” 我甚至想也沒有想就去看了" 而且那時Bobby其實是感冒了。我們出去了一段時間,然後我去看了演出……然後到星期三,我感覺不太舒服。在星期四上班的時候,我更不舒服,到下午時我心想"我應該要回家了"。我回家了,星期六我去看醫生,他說:“是的,你得了支氣管炎,您患上呼吸道感染。他給了我服藥,他說:“如果你在星期二之前還沒好轉,請給我回電。” 當我回電話給他時,他說:“去醫院。” 所以那天晚上我住院了。我在那裡待了12個小時。

ROB DUKES說,他仍然還沒有完全百分百康復。他透露:“我大概百分之九十。” “我每天仍然頭疼,如果我累就會開始頭疼。”

ROB DUKES於2005年1月加入EXODUS,並參與Exodus樂團四張專輯- “ Shovel Headed Kill Machine”(2005年),“ Atrocity Exhibition ... Exhibit A”(2007年),“ Let There Be Blood”(2008年,重新錄製了EXODUS的1985年經典專輯《 Bonded by Blood》和《 Exhibit B:The Human Condition》(2010年)。他於2014年被解僱,由Steve“ Zetro” Souza取代。ROB DUKES從EXODUS被解僱的三年後,曾與樂團於2017年7月在加洲的演唱會上演出,現場唱了許多他在Exodus時候的歌曲。

ROB DUKES目前居住在美國亞利桑那州,他是一名專門從事汽車維修的機械師。

buynow.png



Older post Newer post

Your Cart

Your cart is currently empty.

Continue browsing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