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垃圾堆出身的柬埔寨金屬樂團"Doch Chkae"登上Wacken舞台 – 陰府門Pub Metal Shop
Due to the worldwide Corona pandemia there are now restrictions for certain countries,to Customer from outside of Taiwan CLICK HERE
icon-search
icon-search

在垃圾堆出身的柬埔寨金屬樂團"Doch Chkae"登上Wacken舞台

"Doch Chkae" 高棉語(亦稱柬埔寨語)中的意思是"像狗一樣"。由主唱Theara與吉他手Vichey組成,他們兩位皆是一起長大的孤兒,出生在柬埔寨首都金邊的貧民窟。在被垃圾覆蓋的貧民窟裡吃東西、玩耍、睡覺。他們倆九歲時就輟學了,在城市周圍開著垃圾車,靠撿拾垃圾為生。

Stung Meanchey垃圾場:它是2000年代中期許多人生活在貧窮之下的最有力的象徵。對於許多人來說,金邊附近的Stung Meanchey垃圾場是家。約有2,000名男女老少在惡劣的條件下篩選100英畝的垃圾山,尋找可出售的可回收物品。

1.jpg數千人在Stung Meanchey垃圾場工作,拍攝於2008年 

Stung Meanchey也是危險的地方。有些人會因為垃圾車釋放垃圾時被壓傷,有些人會因接觸污水和有害毒素而生病。

Sok Vichey、Ouch Theara和Ouch Hing出生在垃圾場中。18歲的Vichey說:“我們已經有幾天沒食物了,我們帶著塑膠袋在城市周圍撿瓶子賣。”

“在陽光下非常熱,我們沒有水。我們沒有上學。我們別無選擇。”

2.jpg主唱Ouch Theara小時候住在 Stung Meanchey垃圾場的樣子 

Theara的母親去世了,父親離開了。 他與他的姑姑和她的七個孩子住在Stung Meanchey垃圾場上。 吉他手Vichey住在隔壁,也失去了父親。 他的母親花幾天的時間在垃圾場上篩選垃圾為了幾塊錢的美金。他們並不孤單, 根據在柬埔寨的世界各地銀行的數據,2007年約47%的柬埔寨人生活在貧困中,其中許多人每天的生活費不足1美元。


Theara、HingVichey當他們慢慢長大成青少年時,扶養家庭無法再為他們提供食物,他們被安置在當地的非政府組織“消除貧困母親”(NGO Moms Against Poverty)下繼續讀書,不必擔心謀生,但機構不可能讓你待一輩子,隨著年齡的增長,現實問題也慢慢呈現出來。在那裡他們認識了瑞士-德國社會工作者蒂蒙·塞貝爾(Timon Seibel)。

3.jpgOuch Hing,Theara的弟弟,住在Stung Meanchey垃圾場 

他們在垃圾場的童年讓他們感到憤怒,無法控制的。 德國-瑞士社工Timon Seibel說:“特別是主唱Theara。” “他擁有最強的態度,他擁有或能夠獲得的一切都需要為此奮鬥。

“他永遠無法真正接受沒有父母的命運。當他躁狂時,他非常活躍和快樂,但隨後陷入了大低潮。在這期間,他會攻擊其他小孩並威脅他們。Theara去找了一個治療師,他建議去尋找他的父親。最終,他找到了父親,並發現他是一位富有的建築師,從未向家人講述過Theara。他的父親開始給他錢,但後來決定想再次與Theara斷絕聯繫。

Timon試著一切努力減輕男孩的憤怒 : 足球、美術課-但沒有任何效果。Timon是一位金屬頭,於是有一天帶著他們去聽一場柬埔寨哈扣樂團"Sliten6ix"在金邊酒吧的演出。


結果,成效了!

“我只是站在舞台的前面,想著這是什麼音樂?”Vichey說。 “我不懂他們在唱什麼、鼓和吉他都在幹什麼? 我真的不懂。

“但是演出結束後,我們對這種音樂產生了興趣,演奏起來非常容易,於是我們就開始玩團。”

4.jpgOuch Hing, Ouch Theara, Sok Vichey ,Sochetra  (從左至右排列)  

Timon介紹他們Slipknot和Rage Against The Machine,他們立即感受到音樂的侵略性,與許多柬埔寨人所愛的愛情歌曲相去甚遠。

Vichey說:“我喜歡金屬,因為我們可以把憤怒大吼大叫出來,並且可以隨心所欲地玩。” “我們去練團室室,打開音箱,釋放內心的憤怒。過去的生活很苦。”

那時,他們決定成立"Doch Chkae"樂團。

團名的意思是“像狗一樣”,一個直接代表社會如何使他們成為生活在赤貧中的拾荒者的感覺。 這在他們的歌詞中描述,並以高棉語唱出。


"Nobody has a life like me,
Every day I live like a dog,
We look for our food, walking the streets,
I pick up the waste wherever I find it,
If I didn't do that, I wouldn't even have this life,
I do that because I don't have parents"

"沒有人像我這樣的生活
我每天像狗一樣生活
我們在尋找食物,在大街上走,
我在任何地方找垃圾,
如果我不這樣做,我就會沒命,
我這樣做是因為我沒有父母"


Doch Chkae於2015年開始在金邊附近演出,並在柬埔寨唯一的重型音樂唱片公司Yab Moung Records上發行了單曲"Kham Knea Doch Chkae"(像狗一樣互相咬)。


Nina Ruhl居住在金邊,但此後又搬回了她的故鄉德國,在看到他們的現場表演後成為了樂團的粉絲。

她說:“你可以看到他們很受歡迎,他們很可愛',當他們開始演出時,現場的能量立即發生變化,底下觀眾會開始跳、甩頭。”

“我以前從不喜歡金屬音樂,但是當我看到這些傢伙時,我發瘋了。”

Doch Chkae開始在世界金屬舞台上掀起小浪,並於2018年受邀在德國的Wacken Open Air演出,這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屬音樂節之一。但是德國當局認為該樂團存在"飛行危險"之後,他們的簽證被拒絕了。 Timon說:“講白話就是他們太窮了。” 這件事情引起金屬界的許多人對此決定感到憤怒,超過10,000人簽署了一份在線請願書,要求當局重新考慮。樂團最終獲得簽證,並於今年八月在Wacken正式演出,吸引了成千上萬的觀眾。

5.jpg點以上照片可以看Wacken官方公佈 

6.jpgDoch Chkae樂團八月在Wacken Open Air上演出 

7.jpgDoch Chkae樂團八月在Wacken Open Air上演出


 
 
 

8.jpgDoch Chkae樂團和他們的導師Timon(最左邊) 

現年20歲的主唱Theara說:“我感到非常興奮。” “我們演出了八首歌曲,結束後觀眾大喊:'再唱一首。' 他們看起來真的很高興,他們希望我們繼續唱。

“我以前從未見過這種場面。有那麼多人。”

67878103_1062348413969146_2468682669857177600_n.jpg樂團在Wacken Open Air進行期間的採訪 

雖然我們算是柬埔寨樂團登上德國瓦肯音樂節,但柬埔寨國內的媒體仍然對我們Doch Chkae表現出不感興趣。

Theara說:“沒有人來採訪我們。” “他們不喜歡這種音樂,尖叫聲很多,而且很快。他們聽不懂。”

_108975120_6e7c2bd2-cb8c-4e65-a70e-90013d97e207.jpg樂團在他們的舊社區演出 

樂團計劃舉辦一系列講座,向其他在貧困中掙扎的年輕柬埔寨人介紹重型音樂。 樂團希望音樂能夠激勵他人像他們一樣曾被激勵。

Stung Meanchey垃圾場於十年前關閉,半還是有許多人仍然在那裡生活和工作。 近年來,柬埔寨的貧困狀況已大大減少,儘管在國內快速的經濟增長中,但還是有許多貧困的人仍在。

儘管他們在德國的演出取得了成功,但樂團成員仍然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打打零工,沒有練團與表演的時候,就在網上銷售樂團商品。

Doch Chkae正在錄製新的EP,並希望在發行後開始歐洲巡迴。 雖然他們在國內感到被忽視,但是金屬樂以及歐洲金屬頭的興趣,給了他們未來的希望。

Doch Chkae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dochchkaecambodia/

關於Doch Chkae的紀錄片:柬埔寨街頭小孩為自己的生活吶喊




Older post Newer post

Your Cart

Your cart is currently empty.

Continue browsing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