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angel鼓手WILL CARROLL在武漢肺炎治療期間:"醫生以為我會死" – 陰府門Pub Metal Shop
Due to the worldwide Corona pandemia there are now restrictions for certain countries,to Customer from outside of Taiwan CLICK HERE
icon-search
icon-search

Death angel鼓手WILL CARROLL在武漢肺炎治療期間:"醫生以為我會死"

Death angel鼓手Will Carrol在北加州一家醫院的重症監護室中靠著呼吸機上待了將近兩個星期後,已返回家中。

Will Carrol的未婚妻Leeshawn Navarro在4月6日(一)在社交媒體上寫道:“ Will終於回家了!!!!!”

他寫道:“'媒體誇大了我的死亡謠言'。“當我處於昏迷狀態時,我已經待了12天,但你們的積極能量使我度過了難關。我知道我堅強而有韌性,但其實沒有那麼堅強。

“在昏迷期間,醫生告訴我,他們必須抽出我所有肺臟的液體,相當於2.27公升的啤酒。

“與那些以為你撐不過去的人講話如同地獄般。當我收到Jay Jay French( TWISTED SISTER)的來信時,這真讓我感到震驚,我甚至不認識他,也許他看到了我的TS刺青照片,單純覺得它帥。“我小時候曾經認為TS的歌詞是"Fuck you!是我們反對他們",但也許有點短視,我認為他們更多地是在關註生命的價值,而不是浪費生命。

WILL CARROLL最近才回家。他對武漢肺炎病毒(COVID-19) 進行了篩檢呈陽性-首次生病時,他和其餘的DEATH ANGEL團員在歐洲巡迴度過了一個多月,另外還有TESTAMENT和EXODUS,他們三團在歐洲進行"The Bay Strikes Back 2020"的巡迴。

WILL CARROLL曾告訴舊金山的KRON-TV說:他“知道”他在歐洲巡迴時被感染的。

他說:“在整個巡迴的半途中,人們開始生病,並開始從一個人傳播到另一個人。” “在巡迴的最後3、4天,當我知道我病了,打擊非常大,我知道我有可能患有武漢肺炎病毒。” WILL CARROLL繼續說:在德國舉行的最後一場演出被取消後,Death angel和另外兩個樂樂團飛回家並進行自我檢疫,幾天後他就住院了。

他說:“我的發燒來的很猖獗 ,連是救護車把我載走的我都忘了。” Will說:“我不記得去醫院路上,我也不記得去醫院,那都太模糊了,我在病床上昏迷,因為我的肺部衰竭了。” “他們把我放在呼吸機上。那時候我待了12天。那不是野餐, 當我處於昏迷狀態時,我有時會出現心力衰竭。 我聽到的越多,我就越害怕, 所以我寧願不知道。

他說,醫生們驚奇地發現他恢復了意識。

他說:“當我來到這裡時,醫生感到震驚。” “他們感到震驚。他們以為我會死。這是他們口中說出來的第一件事 "我們真的以為你會你"。

Will目前離開了醫院,但還無法獨自行走,現在恢復了體力,並在網路上貼文向他的朋友、家人和粉絲們表示感謝,感謝他們不斷幫助他康復與支持。

“我絕對對人生有了新的看法,我不會浪費第二次機會。我絕對是從中學到的。這絕對是令人大開眼界的經歷。”




Older post Newer post

Your Cart

Your cart is currently empty.

Continue browsing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