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最愛的金屬發行專輯 – 陰府門Pub Metal Shop
Due to the worldwide Corona pandemia there are now restrictions for certain countries,to Customer from outside of Taiwan CLICK HERE
icon-search
icon-search

2019年最愛的金屬發行專輯

1.BEWITCHER - Under the Witching Cross

null美國波特蘭三人組合的黑暗速度金屬配方是BEWITCHER最獨特的風格,典型的龐克節奏和喊叫聲,經典的金屬吉他旋律,顯出各自的優點。與VenomMidnight相比更具有拋光的天賦。Bewitcher在這張專輯中似乎在探索他們旋律的一面。樂團一直以來都有技巧,幾乎在每首歌曲中都有放慢的橋段或是SOLO。標題曲有著早期Helloween樂團的節奏而立即脫穎而出,專輯的下半部尤為明顯。 In the Sign of the Goat”將速度減慢至中速,“Rome Is on Fire”緊隨其後,用戲劇性的頌歌讚揚朱利安•克勞狄安王朝皇帝,而“Frost Moon Ritual”則是史詩般的場面助推器。這種現成黑暗風格很容易玩弄於手掌,很難被搞砸,這三人控制非常好的音色,同時仍然注意骯髒的感覺。 我認為這是幾乎可以吸引任何金屬樂迷的專輯類型,應該是大部份極端樂迷會喜歡的東西,同時又是可以拿來開發潛在的極端音樂門戶。

2.Critical Defiance - Misconception

null 今年唯一被我選上的最愛鞭金新專輯,雖然今年也不少老鞭金樂團發行了新專輯,但個人覺得都只是老梗重彈而已,不是說不好聽,就純粹聽過幾遍發現沒共鳴,可能過了幾年後拿出來聽會有另一番新的感受也說不定。這張專輯的錄音帶格式也由陰府門發行,全球限量100卷。

來自智利的新鞭團Critical Defiance首張專輯充分體現了灣區鞭的風格。從本質上講,這張唱片是充滿生氣的野獸,其中充滿了高水準SOLO演奏,雖然有一首歌" Punished Existence "聽起來很metalcore節奏,但是其他歌曲擁有很強的作詞()手法。他們的特色就是音樂的比例明顯的比人聲還要多,但不會讓你感到無聊或感到ㄟ 怎麼還沒開始唱? 如第一首歌曲“Desert Ways”,甚至還有歌曲長達七分鐘,這在一般的鞭金團裡是非常罕見的。編曲非常豐富也非常順耳,沒有奇怪的拍數,有快有慢,條條有理的呈現出來。


3.Blood Incantation-Hidden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

KYMINILfzMw.jpg

今年討論度非常高的美國死亡金屬,這是他們的第二張專輯,其實在2016年發行的首張專輯" Starspawn"就有在FOLLOW他們,會被他吸引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他的團名有個"Incantation",也是我最愛的樂團之一,有團名的加持,做出來的音樂應該不會太差,果然是如此!

第二張專輯" Hidden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 "產生的聲音比Starspawn更加緊密,並且黑暗程度更沉 ,第一首歌"Slave Species of the Gods”聽起來更明亮,同時仍保持原始聲音和殘酷的邊緣,這首歌長達529秒,在本專輯裡最短的一首歌,接下來才是Blood Incantation的開始。 分解橋段、加快節奏過程中變的精妙而專業,聽覺方面增加了環繞曲目的迴聲,從而增加了不少空間感與心靈方面的層次。

專輯封面設計來自英國畫家Bruce Pennington(布魯斯·彭寧頓),以他的科幻小說和奇幻小說封面藝術而聞名。


4.WRAITH-Absolute Power

null

來自美國的黑暗/速度/龐克樂團,聽起來有著Toxic Holocaust的影子,但似乎更豐富了許多。三人組合帶來了第二張專輯"Absolute Power"非常震撼與平衡的聲音,在短短的28分鐘之內讓人回想起八零年代的重擊,充滿了劇毒的活力和毫不掩飾的原始原汁。Matt Sokol的吉他即興演奏擁有早期的Metallica-Kill'em All精神-

並啟動了Venom /Motörhead的原始能量,在D-beat瘋狂節奏,猛烈的打擊,瘋狂的低音/鼓聲使速度更快。

專輯封面用黑色和紫色調處理令人不寒而栗的夜景,也許是想配合樂團的名字" WRAITH (幽靈)"的感覺,但個人覺得如果封面能更鞭金或更crust畫風,也許會更有知名度。總之,這是一張非常適合那些想回到80年代初/中期並傳遞那種年輕而生氣聲音的人。


5.Vitriol-To Bathe From The Throat Of Cowardice

null

2017Vitriol的首張EP" Pain Will Define Their Death "並有很高的評價。新的樂團,渴望的將死亡金屬復興到90年代末/ 2000年代初的頂峰,狂躁的風格結合了技術性,歌曲創作實力,壓倒性的姿勢以及對他們技術性的血液,像CryptopsySuffocationDying FetusHate EternalOrigin等等。

" To Bathe From The Throat Of Cowardice "是一張壓迫性、技術上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張專輯,殘暴的歌曲創作是絕對構圖奇蹟。《The Rope Calls You Brother》,《Legacy Of Contempt》和開場曲目《Parting Of A Neck》等歌曲的瘋狂脫穎而出;不協調的瘋狂節奏riff,帶有反常的清晰定義的方向,使人回想起我們喜歡的那些音樂中混亂的音質。專輯以“Violence a Worthy Truth”,“A Gentle Gift”和“Victim”等歌曲的形式平衡了混亂和高技術的完美融合以及更加有組織,帶有戰爭黑死風格元素。 Vitriol可以將一塊錢從暴力轉變為摧毀帝國的力量,這是他們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特質之一。

我覺得這個樂團是死亡金屬新團當中表現中最好的,僅管這張是他們的首張專輯,應該還有更大的進步空間。這張專輯感覺有點像Behemoth(絕對不是後期的Behemoth,大約是Demigod的時期),但比Behemoth更具技術性,雄心勃勃和更加殘暴。


6.Savage Master-Myth, Magic and Steel

null

2013年成立,六年內發了三張專輯,每一張專輯都有進步,保持了該有的風格與態度。在錄音上,這次有一些明顯的調整,與過去發行的粒狀混音相比,本專輯的音質明顯更強,鼓聲更震撼,吉他帶來更大的震撼力,人聲仍處於前列,並帶有額外的混響效果,使尖叫聲更加悅耳。

隨著樂團找到進步技巧的途徑,多樣性也比平常多了一些。 The Owl”和“High Priestess”是中節奏歌曲,脫穎而出的風趣合唱。總體而言,Savage Master的第三張專輯可以在不大幅改變經典金屬配方的情況下實現一定的成長。 2016年的《 With Whips and Chains》可能會在集中註意力方面略勝一籌,但提升的製作價值和更多樣化的歌曲創作可能是首次聆聽者的更好切入點。


7.Slaughtbbath-Alchemical Warfare

null

智利黑死金時隔六年的第二張專輯,依然讓人感到戰爭、黑魔法、邪惡力量的黑死能量。魔咒般的骨手指剝落著腐爛的肉,拳頭重重的穿過了臭蟲纏身的愚蠢“救世主”,碎裂的骨頭嘎嘎聲,通往假人腐爛安息之地的法術來控制世界。樂團的風格始終表現出生氣勃勃和褻瀆神靈。這種絕對野蠻的感覺如颶風般席捲的風暴潮。曲目中的大多數都是一樣的快節奏和狂怒,鼓聲就像是驚人的爆炸聲,節奏使人起笑。吵鬧的騷動中有一些突破,但並不多。其中之一就是“Cavern of Misanthropy”開頭令人恐懼的神秘氣氛,其中包括Marduk類似的戰爭黑的氣息。


8.Sentient Horror-Morbid Realms

null

來自新澤西的Sentient Horror樂團熱愛崇拜瑞典死亡金屬的舊時代。"Morbid Realms"通過美國Redefining Darkness廠牌和歐洲Testimony Records廠牌發行的第二張專輯。與首張專輯不太一樣,但仍然是走瑞典死方向,這次在錄音方面增強了HM2聲音,在創造力、創作力和成熟度都有所成長。對於死亡金屬和HM2來說,2019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Sentient Horror這張專輯應該得到該有的讚譽。

這是一張有很多的亮點和令人難忘的專輯。Matt的主唱聲音非常強大出色,就像現在流行的老式死型的金屬一樣。Sentient Horror用這張專輯創作了十首老派崇拜歌曲,我非常期待看到這個團接下來能出產的作品。


9.Holocausto-Diário de Guerra

null

首波巴西極端金屬代表之一,除了SepulturaSarcófagoMutilatorSextrash..等等。樂團離上張專輯將近有十五年,煽動性黑暗死亡核戰爭肯定會讓你的大腦沸騰。本新作樂手皆是來自於1987年“Campo de Exterminio”專輯。

Holocausto是最早在巴西美景市(Belo Horizonte)形成的極端金屬樂團之一,這個城市現在被公認為生產極端金屬最重要的區域風格之一。除了SepulturaSarcófagoMutilator和其他樂團之外,Holocausto彈奏了一種特別險惡的死亡鞭擊(deathrash)之聲(或者是"deathcore"他們在1987年使用的詞彙),由於它所表現出的邪惡邊緣,現在被認為是當時新興黑金屬運動的早期表現。 Holocausto可以說是最原始的一個,平衡在死亡邊緣的粗暴RIFF,與純野性強度組合在一起。由於樂團圍繞著戰爭暴行相關的主題,加上非常適合他們主題的音樂,Holocausto從同齡人中脫穎而出。

1987年,在發行他們的經典首張專輯“Campo de Extermínio”後,Holocausto的音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Rodrigo Führer的帶領下,不再發揮同樣瘋狂和原始的風格,Holocausto在第二張專輯轉向傳統的鞭擊金屬聲音,然後在90年代初轉向更加陽光、技術、甚至工業金屬。 Holocausto自那時起的產量一直是零星的,但多年來"Campo de Extermínio"保留了它的力量,在巴西極端金屬中佔有一席之地。

2016年,樂團原始陣容重新組建,發表了EPWar Metal Massacre”重新演繹其最原始的樂風。去年的DEMO"Guerra Total"與“Campo de Extermínio”是相同的陣容,簡直令人驚訝。 Holocausto證明了樂團在偏離原始聲音之後是可以重新找回年輕時的熱血,這一壯舉幾乎沒有樂團成功過。

憑藉“Diário de Guerra”,Holocausto可以說在30年內製作了最好的巴西死亡/黑金屬專輯。這是對人類恐怖報復和暴力探索。 Valério Exterminator吉他的原始剃刀線聲響起纏繞在鼓(Armando "Nuclear Soldier"(Insulter, Mutilator, and Sarcófago))與貝斯(Anderson "Guerrilheiro" (Insulter))聲當中。這張專輯是毫不寬容的,每一首riff都是野蠻的爆發,每首歌都是不屈不撓的攻擊。執導攻擊的主唱是Rodrigo "Führer",他的獨裁咆哮強調了樂團的厭世傾向。為了保持一致Holocausto經典聲音,這裡的歌曲是無拘無束的,有時似乎能夠飛出軌道,但樂團總是設法以一種典型的巴西式駕馭混亂和噪音。對於巴西早期極端金屬開拓者的任何粉絲來說,“Diário de Guerra”聽起來幾乎就像是那個時代出土的遺失聲音,包含所有定義該類型的標誌。



Older post Newer post

Your Cart

Your cart is currently empty.

Continue browsing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