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2 暴君新專輯<水沙漣傳奇>獨家專訪 – 陰府門Pub Metal Shop
Due to the worldwide Corona pandemia there are now restrictions for certain countries,to Customer from outside of Taiwan CLICK HERE
icon-search
icon-search

2015.12.22 暴君新專輯<水沙漣傳奇>獨家專訪


暴君與談人:戴敬緯 (Willy)

Q1.2015年4月25日新專輯<水沙漣傳奇>發行至今,不管是外界(國內外)評價或唱片銷售方面,你覺得成績如何? 

A1:由於有許多事情對暴君來說是個相當新穎的嘗試與接觸,要馬上得心應手著實需要投入更多的心力,尤其是這次的專輯與前兩張的風格有著相當大的不同,所以我們覺得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需要努力。

Q2.很明顯地,你們對這張專輯的音樂與包裝下了不少功夫,音樂大量加入了管弦、首拍MV、團員服裝,在視覺與聽覺方面帶來了不少的添加物,是什麼原因讓你們想這樣做的? 

A2:受到幾個樂團的影響下,我們發現視覺是幫助聽眾把音樂形象化的一個重要工具,能夠更精準的將概念傳達給聽眾。 隨著生活、成長背景的不同,每個人理解音樂的結果都會有所不同,但這就是音樂創作上最有趣的地方!而透過視覺傳達下,可以將觀眾對於我們音樂的概念與形象做部分的實體化,把聆聽或觀賞演出的氛圍先建構出來,剩下的就看聽眾自己如何解讀了。

Q3.你們的歌詞圍繞著日月潭神話題材,請推薦一些相關書籍。 

A3:其實日月潭的故事在許多書籍中皆有提到,像是如《台灣民間故事集》這類的叢書,而優末流兮所著之《遺忘千年的傷》一書,更引用了此雙龍吞日月的神話故事在其中。蕭逸在鋪述這張專輯故事的建構上有著很強的組織能力,透過網路搜尋更多相關故事,研究其出入並整理歸納後,更深入地將相關細節補完,以完成《水沙漣傳奇》的篇章。

Q4.分享首次與管弦樂團一起演出或練團的經驗與感想。有什麼讓你最難忘的? 

A4:與管弦樂團共演和練團對我們來說真的是暴君創團以來面對過最大的挑戰,為此我們花了非常多的時間規劃演唱會的線路與解決問題。 起初在管絃樂團的編曲時,並未想過實際演出的效果,僅是在電腦前面將管弦樂用鍵盤、滑鼠完成,甚至未整理成譜,為了讓管絃樂團演出,我們必須重新將所有管弦樂整理成「真人可演奏」的譜,畢竟每個樂器都有其限制在,像是有的時候我們會在電腦上輸入了比小提琴最低音弦更低音的音符,這根本就是不可能被演奏出來的,所以將數位訊號實體化是我們的第一個挑戰,但是數位訊號實體化之後,演出的效果未必符合預期,而在不同樂器之間協調音高與配器的平衡便是我們遇到的第二個挑戰。 第一次面對古典音樂的領域實在是苦不堪言,殺死了我們不少腦細胞,但是因此學習到許多細節,並把演出順利完成後,便覺得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

Q5.在創作編曲方面、金屬樂團與管弦樂團的差別在哪? 

A5:金屬樂與管弦樂的編曲上有著相當大的差異,在配器上就已經是完全不同的領域了,管弦樂的編曲也比金屬樂複雜。 我們可以透過多聆聽其他樂團的作品來歸納出金屬樂編曲的常用手法,但是管弦樂由於層次更多,編曲的邏輯也和金屬樂不太一樣,所以管弦樂的編曲學習過程於聆聽上需要更細心一些,也需要因此培養更強的組織能力。舉例來說,吉他在編曲上可以很輕易的左手一按、右手一刷便演奏出一個和弦,但是管弦樂則需要好幾種樂器來表現一個和弦,甚至有時一個分部內就要分配好每個人需演奏和弦內的哪個音。決定和弦演奏內容後還要決定演奏的表情與強度,這之間每個細節都影響著最後表現的效果。花時間在這上面著實提升了我們的組織能力,組織能力因管弦樂的學習而提升後,再回頭看金屬樂的編曲,可以看得更有層次、更精細,所以我認為編曲上學習管弦樂對金屬樂的編曲來說是相當有幫助的。

Q6.聊聊你們的創作過程與順序。 

A6:隨著網路應用的進步,我們現在寫歌已經不太需要特地找時間聚在練團室或工作室了,創作上我們戲稱自己根本是Dropbox樂團,這樣其實增加了不少我們的創作效率! 暴君所有人都有自己簡易的錄音器材,通通都用錄音軟體和採樣音源來完成demo,非常快速的就能完成一首。其實早在發片的一年前,專輯的編曲已經完成80%了,那時下一張專輯的編曲(當時的「下下」張),多半也透過軟體音源模擬的方式完成12首了,編曲方面的產能相當高,這方面算是令我們相當自豪的! 編曲上所有的歌幾乎都是我起的頭,然後交由林老屍和葉濬誠增修,反覆討論後,待蕭逸將歌詞完成並代入,再一同做最後的調整。

Q7.據我們所知,你們曾經到中國、香港、韓國演出,哪裡的樂迷最熱情? 

A7:有沒有遇到什麼很糟糕的事? 其實都很熱情,只是熱情的方式不太一樣,但還是台灣的樂迷最親切了,我們剛結束中國的巡迴,實在很想念在自己家鄉演出的感覺。 我們遇過最糟的事情莫過於今年二月招魂、荔枝王來台於杰克展演廳演出的活動,我們把外場的loop與節拍器接反了,而且intro結束後才會開始播放節拍器,就這麼在帥氣的出場後外場出現嗶啵啵啵的節拍器聲,只好尷尬的把布幕拉回去,修正線路後重新出場。從此之後接線上都特別謹慎….

Q8.如果滿分是10的話,<水沙漣傳奇>這張專輯,你們给多少分?為什麼?

A8:7分。 因為專輯發行之後也陸續接觸了更多不同類型的音樂,慢慢的也發現自己的諸多不足,都需要在下一張專輯做大幅的改進,所以這張專輯在管弦樂、民謠上的嘗試,現在覺得只是比及格好一點而已,其實可以再更精細且更有層次,下一張一定會更好!

Q9.樂團成立至今,第一次面臨主唱離團,是什麼原因? 新主唱的加入對樂團會有什麼改變嗎? 

A9:蕭逸因Masquerader的發展與他個人的音樂概念及喜好較為符合,再加上身兼兩團不管是在團務還是個人的財務上都是很大的負擔,故做出此決定,我們也尊重他的意見。蕭逸這樣多產又有才華的人 的離開我們感到相當的惋惜,但也祝福他在Masquerader能夠發揮長才,我們相當期待Masquerader的新專輯! 新主唱的加入想必在樂團形象、演出風格…等等都會有一定程度的改變,可能會讓更多歌迷喜歡我們,也可能正好相反,我們也預料的到未來大家對新主唱的評價一定是以蕭逸以往的優異表現為標準,新主唱的壓力其實相當大,其他團員也準備好面對這樣的比較,但不論評價是好是壞,我們都準備好面對這樣的改變並不斷前進。

Q10.平常時,團員們都聽什麼音樂或樂團? 

A10:其實相當的多元,有時這喜好的差異甚至令人懷疑這個人到底是不是暴君的團員。 不同時期,團員的喜好都有所不同,不過可以從創作上稍微做出歸納,像是林老屍以前非常喜歡Cannibal Corpse和Slayer,這喜好也反映在以前的薨和暴君的第一張專輯上,現在他比較喜歡一些變化豐富且具技術性的音樂,像是Be’lakor、Conquering Dystopia,而為了更熟悉傳統樂器與樂團的搭配,最近很紅的和樂器也是他近期鑽研的對象之一。 我和林老屍的共同喜好之一便是古典音樂和電影配樂,有一陣子我們為了更精進對於旋律的應用和不同旋律線的層次變化,巴哈的大提琴、小提琴獨奏曲成了我們每天必聽的教材,拉赫曼尼諾夫弘大、流暢且充滿情感的鋼琴協奏曲也是我們非常喜歡的一個系列。電影配樂方面我們則非常愛Hans Zimmer的作品,黑暗騎士、星際效應的配樂對我們來說實為經典之作! 古典音樂的喜好上我個人則特別喜歡坂本龍一的《Three》這張鋼琴、大提琴、小提琴的三重奏作品,層次較為簡單,旋律充滿情感且氛圍浪漫。而另一個我非常喜愛且同樣充滿浪漫情懷的作品便是法蘭黛的全部專輯!但這跟金屬好像沒什麼關係,而且我的團員好像也不懂我為什麼這麼愛..... 蕭逸的話則是團員中聆聽的廣度最廣的團員,每個時期的喜好都有所不同,從最早和我一起挖掘一些很偏門的黑金團,然後八〇金屬、老搖滾、鞭金、前衛、工業.....等等,到現在酷愛Tool和Alice in Chains,差異非常大且非常多元,有時真的很好奇他一天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在聽音樂這件事情上,不過他的創作能力,應該來自於如此培養的文化底藴吧。 我們鼓手葉濬誠則相當喜歡Babymetal,這應該和他對嬌小可愛的年輕女性的喜好有關吧(笑)。

Q11.從創立暴君至今,你覺得你們的歌迷或台灣的金屬場景有什麼變化嗎? 

A11:我覺得台灣有特色的樂團越來越多了,台灣的金屬場景中各種曲風的多元性也隨之提升,然而樂迷們的胃口也被養大了,台灣的樂團因此需要更努力去發展屬於自己的特色,這方面我覺得血肉果汁機就做的相當棒,他們的成功有目共睹!

Q12.你們是如何來管理或什麼心態看待樂團的收入? 

A12:其實樂團的資產(如現金、設備、專輯與週邊的存貨)對我們來說一直像是個脆弱的雪球不斷滾動著,不太有機會讓我們從滾大的雪球中獲得一些實質的回報,因為只要挖出一些,雪球便會崩裂並停止滾動。而我們的目標便是不斷將雪球滾動路途邊的雪往他的路徑剷,維持它的滾動並讓它越滾越大,直到它大到能讓我們從中獲得回報,或是帶來他處的雪,撒落並成為我們繼續前進的養分。

Q13.有什麼話想對我們讀者說呢? 

A13:我愛你們!我愛陰府門! 希望你也愛我們,也愛我們新主唱! 





Older post Newer post

Your Cart

Your cart is currently empty.

Continue browsing here.